摇光

【令后】几种设定 7

16  皇后×宠妃

  入宫不过几月,魏璎珞便把后宫搅得天翻地覆。别人手忙脚乱地收拾她摆的烂摊子,而她却二郎腿一翘,悠闲地躺在某个房顶上磕着瓜子。

  皇上的宠爱,后妃的嫉恨,她都得意洋洋地照单全收。

  但却有一个人,对她毫不在意。

  不论她怎么挑事招惹,温婉贤淑的皇后只是慢悠悠地摸着猫遛着狗,从不正眼看她一次。

  皇后越是不在意她,她便越气急败坏的想引她注目。

  “诶,皇后娘娘,您的这些猫猫狗狗,项圈上怎么都刻着您的名字啊?”魏璎珞坏笑着,“按理说,不应该刻猫狗自己的名字吗?”

  皇后喜欢养动物,每养一只她都亲手带上刻着自己名字的项圈。这点宫里人尽皆知,无人敢嘲笑。

  除了魏璎珞。

  僭越至极的话。这回她总该有反应了。

  皇后定定的看着她,然后温柔地勾了勾手,“你过来。”

  皇后娘娘第一次搭理她,虽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生气……魏璎珞心砰砰直跳,她抓着自己的袖子,紧张又激动的跟在皇后后面。

  片刻之后,魏璎珞从皇后宫里出来。

  自那时,她再也没有招惹过后宫嫔妃,平时无法无天的一个人完全老实了,甚至还天天腻在皇后身边献殷勤。

  并且,她拒绝和人亲密接触,仿佛怕被人发现什么一般。

  宫里都说她中邪了。

  终于到了不得不侍寝的时候。

  皇上黑着脸,看着魏璎珞的脖子,“爱妃,你这是什么情趣?”

  “皇上,太牢固了,臣妾弄不下来。”魏璎珞瘪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之前的嚣张完全不在。

  “皇、皇后娘娘不给臣妾取。”

  只见魏璎珞外衣脱下,脖子上带着一个皮项圈。

  项圈上,“富察容音”四个字甚是显眼。

  

  

17  凡人×妖怪

  近日城里人心惶惶。

  据说,有一只道行了得的猫妖混进了百姓中。

  知府听闻,立即下令搜查全城。 还亲自向法师求了一面照妖镜,保证猫妖一见便现出原形。

  可多日过去,却始终未果。

  知府整日愁容满面,百姓也是忧心忡忡。

  难道是讹传?可明明很多人都看了,那长着猫耳和猫尾的姑娘,在月色下越过一个又一个屋顶……

  这日,官兵们又在城里搜查,叮叮咚咚好不热闹。

  知府说了,要查到百姓放心为止。

  如若这样都找不到,那猫妖肯定是离开了,百姓也可放宽心。

  有这样负责的知府,百姓们很安心。

  

  “呜……”床上的猫妖翻了个身,“富察大人,外面什么声音啊……”

  知府笑了笑,摸着猫妖光滑的头发,“璎珞,醒了吗?不是说好叫我容音么?”

  “容音。”猫妖亲昵的蹭着知府的手,“我们等下吃什么啊?”

  “嗯……鱼汤饭好不好呀?”

  “好!”

  

  陪猫妖吃完鱼汤饭,知府长舒了一口气,又投入了一天的工作中。

  养妖怪真的好累……她叹气。

  要顾及百姓的感受,又要顾及自家小猫的心情。

  但……乐趣也是有的。

  她看了看手里的逗猫棒。

  

  

  

  

  

【令后】几种设定 6

15  柔弱大小姐×女侠

  “救命啊呜呜呜……”

  狭窄的小巷子里,泪眼盈盈的少女紧紧护着自己的衣领,周围几个男子坏笑着向她逼近。

  “住、住手!”

  好听的女声响起,几个男子看向巷口处,随即大惊失色。

  “遭了,是富察容音!”

  “天哪,快跑啊!”

  “女侠小的们知错了!”

  几名男子无暇顾及那受惊的少女,仓皇而逃。

  富察容音心里发懵,怎么他们如此害怕自己,难道是忌惮自己的家世吗?

  但总之,那孩子没事就好。

  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每次跟踪魏姑娘,魏姑娘就要倒霉,不是被劫财就被差点劫色。

  “呜呜呜,谢谢你女侠,你又救了璎珞。你真的好厉害。” 魏璎珞拉着富察容音的手,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哈哈……哪里,魏姑娘没事就好。”

  其实富察容音心里怕得要死,自己这辈子都没大声说过话居然为了个姑娘几次三番去大着胆子吼走歹徒。

  但也没办法呀,谁叫她喜欢魏姑娘呢,魏姑娘看着这样柔弱, 要是自己不来保护她,她怎么活得下去啊。

  “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你去我家做客吧!”魏璎珞亲热地挽着富察容音的手臂。

  

  

  “快看快看!魏女侠有进展了!”刚才的“歹徒”之一蹲在墙角,指着魏璎珞的背影激动不已。

  “太好了!我们这次终于不用挨她的打了!”“歹徒”二号捂着前段时间差点被魏璎珞拧断的胳膊,心里乐开了花。

  “你们说,我们这坏人要装到什么时候啊?每次都要化装去假装对付魏女侠,麻烦死了。”

  “对啊,江湖上的青年才俊不好么?她偏要对着个柔弱姑娘撒娇发嗲,也不知要装到哪年去。”

  “魏女侠之前说,要装到富察大小姐娶她回家为止……”

  糙汉们哦了一声,也没去想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16  盗贼×失主

  魏神偷偷东西的本事出神入化,自称只要她看过的东西便是她的,她的东西她只要想要便一定能弄到手。

  她潜入拥有层层守卫的富察家,千辛万苦,终于取来了富察容音最值钱的一枚发钗。

  第二次潜入,她取走了富察容音最喜欢的一件古董。

  第三次,她趁夜深人静,取走了富察容音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佩。

  正当她要离开时,背后清冷的声音响起,

  “小贼,别的东西送你也无妨,但这枚玉佩,你必需留下。”

  魏璎珞惊了一下,不知自己是何时被发现的。但她马上冷静下来,回过头,冷笑着,“你凭什么要我留下?我看过的东西便是我的了。”

  “是吗?”几丈外的富察容音挑眉,“同样的话我也对你说。”

  魏璎珞一愣,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霎时间,一个人影飞速袭来,一眨眼的功夫,富察容音已紧贴着她的后背。

  魏璎珞忽然感觉自己身上一凉,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已被层层剥落,而富察容音的手已环在了自己腰上。

  富察容音轻笑,“小贼,和你一样,我看过的东西,便是我的了……”

  

  


【令后】换装

  皇后娘娘有一点小癖好。

  长春宫寝殿的大门紧闭,璎珞坐在床上,无聊地看着自己肚兜上的花纹,和光着的小脚,等着皇后娘娘从衣柜中翻找出新的衣服给自己穿上。

  第一次的时候,她说衣服可以自己穿,身份有别、不敢劳动皇后娘娘。其实是因为心里又紧张又发懵,害羞得要死,敢不敢的倒是其次。

  但娘娘说,这样就失去了乐趣,自己就是想享受亲自给人换装的快乐。

  但璎珞还是不行,按住娘娘解自己里衣的手,死命摇头。

  娘娘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扭过了头。

  璎珞愣了一下,赶紧拉着娘娘的袖子请求和好。

  “娘娘娘娘没事的娘娘别生气娘娘您别皱着眉啊娘娘您脱吧璎珞随便您脱……”

  然后娘娘立马不生气了,开开心心地把她脱了个精光——当然肚兜和小裤裤还是要留着的。

  格式各样的衣服鞋袜套在自己身上,娘娘有时把她打扮成官家小姐,有时打扮成市井小妹,有时又是丫鬟童子。娘娘到底什么时候收罗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璎珞不敢问。

  每次她换上了新的衣服,娘娘都会绕着她左看右看,这捏一下那掐一把,脸上可谓是流光溢彩神采焕然。

  看着平日里清心寡欲的皇后娘娘这时这样开心,璎珞自己心里也开心,所以心甘情愿当皇后娘娘的换装玩偶。

  有一次,娘娘说,想看看她全脱掉是什么样子,这样更方便找出适合她的衣服。

  璎珞仿佛听到一个惊悚的笑话,她说哪有这话这是万万不可绝对不行的,娘娘您也太为难璎珞了。

  娘娘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扭过了头。

  沉默半晌,璎珞又只得苦着脸去哄皇后娘娘,表情委屈吧啦的。

  “娘娘您别生气了您脱吧璎珞让您脱就是了……”

  然后娘娘就欢天喜地的把她丢在了床上——娘娘说,全脱完的话,地上太冷,会受凉。

  最后就成了璎珞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娘娘压在上面仔细的打量她,表情像平日里研究诗词一样认真。

  从脑门儿一路看到脚尖,璎珞紧张得揪住被子浑身发抖,不知皇后娘娘看了这半晌到底看出了个什么名堂。

  “璎珞,多吃点豆类和猪蹄吧。”娘娘叹了口气,这样说。

  璎珞嗯了一声,虽然不明所以,但娘娘说的总没错。

  之后,娘娘忙碌在衣柜前,翻出了一堆肚兜——全是璎珞的尺寸。然后一件一件往璎珞身上比对。

  娘娘到底哪来的这么多肚兜啊。璎珞不敢问,因为她一张嘴娘娘就一个眼神杀过来。

  最后,娘娘选中了一件藕色底色带着花猫扑蝶图案的。但璎珞却挣扎着不让娘娘给自己穿这个,说,图案太幼稚了明显是给小孩子穿的,自己绝对不要穿。

  娘娘说,这个才适合你,乖,手别挡着。

  璎珞还是不要,打算往被子里躲。

  娘娘撇了撇嘴,哼了一声,扭过了头。

  “……好吧好吧娘娘别气璎珞穿就是了!”

  最后还是苦着脸,任由娘娘笑着把那件花猫扑蝶穿套自己身上。

  

  娘娘越玩越上瘾,有时到了嫔妃找上门来不得不处理后宫事宜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放下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衣服,暂时离开璎珞。

  今日,娘娘把穿上新衣服的璎珞放在腿上,满意地摆弄着璎珞的肢体。

  璎珞红着脸苦不堪言,问娘娘为什么要这个姿势。

  娘娘说,幼时阿玛给送给自己的可以换衣服的西洋布娃娃,自己就是这样玩的。

  璎珞不敢再问,娘娘要追忆童年,自己哪能说不。况且自己如若拒绝,娘娘肯定又是撇嘴哼气扭头一气呵成。

  “哎呀,这件衣服好像配的不好,脱掉重来吧。”

  璎珞望着外面湛蓝蓝的天空,不知娘娘要把自己玩到何年何月。



(中秋快乐,大家♡)
  

  

【令后】大灰狼和小白兔

(腹黑白兔×单纯灰狼)


  山上有只叫璎珞的狼妖,灰色的毛发,骇人的体型,总是咧着嘴嗷嗷叫。它整日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招惹山上其他小妖。

  而唯一能管住大灰狼的居然是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小白兔总是在大灰狼打算接近其他妖怪时控制住它,有时还会耐心安慰那些受到惊吓的小妖。

  妖怪们都对小白兔感恩戴德。

  啊,兔子真厉害啊,多亏她在保护着我们,不然大灰狼来了可就惨了——他们这样说。

  “嗷呜!”你们好呀!大灰狼蹦了出来。

  “汪汪!”“喵喵!”“呱呱!”狼来了快跑啊!

  动物们跑得头也不回,生怕动作慢了被大灰狼抓住。

  大灰狼愣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怎么又全都走了,交个朋友真难。

  兔子洞。

  兔子端坐在石头上,红色的大眼睛冷眼看着下面瑟瑟发抖的大灰狼。

  “嗷呜呜……”大灰狼的下巴搁在爪子上,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知道错了吗?”兔子变回了人形,皱着两道好看的眉。

  “嗷呜……”大灰狼讨好的舔了兔子一脸的口水。

  “不许这样,给我变回来。”

  轰的一声,大灰狼变成了人形,勾着兔子纤细的手指,“容音,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和其他妖怪走太近……”

  “哼,知道就好。” 名为容音的兔子惩罚性的揪了一下大灰狼的耳朵。

  “但是,”少女模样的大灰狼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妖怪多接触呢?我挺想和他们交朋友的。”

  “你狼的样子太吓人了,会把他们吓坏的。”兔子很认真的说。

  “那我像这样变成人呢?” 大灰狼趴在兔子腿上。

  容音看着她那软乎乎奶唧唧的模样,心想自己真厉害可真会养狼。

  “也不行,他们变成人都是高高壮壮的样子,你太异类,这个模样去和他们玩他们会很不适应。”

  “噢……容音你好善良啊,真为别人着想。”大灰狼仰慕地把脸埋进了兔子怀里。

  兔子满意地抚摸着少女光滑的肌肤,心里咯咯咯的偷笑。

  当然不能让你和别人接触,否则被别人发现大灰狼原来是这样一个软萌的小乖宝的话,一定会来抢的。

  洞外依稀还能听见路过的小妖们对兔子丰功伟绩的赞扬声。

  兔子咬了一口萝卜,眼里闪着光,手一挥用妖力关上了洞门。懒得理他们。

  她伸了个懒腰,啾了一口大灰狼的脸蛋。

  自己的狼,当然只能自己关上房门慢慢撸。


  

  

  

  洞外。

  “兔子真是强大又温柔。”

  “是呀是呀,好崇拜她。”

  “她不是妖怪,是仙女。”

  

  洞内。

  仙女翘着二郎腿。

  “喂,脱了衣服,给我摸摸肚皮。”

  

  

  

 

  

  

  

  

  


【令后】夜宴

(h,慎入)

(令贵妃璎珞×鬼魂容音)

(起床后随便写的,不要在意😂)

  中秋夜宴,大殿内丝竹管弦悠扬,妃嫔们美眸斜睨,已微微有了些醉意。

  令贵妃歪在座椅上,双颊绯红,眉目起波。她轻咬住嘴唇,却还是没忍住泄出一声嘤咛。

  惶恐地左右张望,好在无人注意。

  富察容音腾出手,轻抚怀里人微烫的脸颊,“佳人醉颜酡……”

  魏璎珞软软地瞪了富察容音一眼,明明知道自己脸红不是因为醉酒……

  “容音,这是在外面……”魏璎珞压低嗓音,确保自己的声音能被埋在奏乐声之下。

  “没关系,她们看不到我……”咬着泛红的耳垂,嘴里含糊不清。

  “……”

  您是鬼魂,别人自然看不见,那我呢?

   仗着只有自己能看见她,做事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哪里还是以前端庄娴静的皇后娘娘。

  当时把变作鬼魂的娘娘牵回宫,也不曾料到会有这样一天。魏璎珞委屈地抽了抽鼻子。

  富察容音的手在衣袍里抚动。华丽又宽大的宫袍之下是纤细瘦小的身体,此时正随着自己动作微微颤动。

  做了妃嫔,多年的养尊处优也没让多她长半点肉。一想到这,富察容音的动作便轻柔了许多,眉眼间也含着温柔。

  麻麻痒痒,魏璎珞很想动一动,按往常,这时候她已经一头栽进富察容音怀里了。但此时大殿内都是人,皇上、妃嫔、宫女太监……魏璎珞生怕自己有什么异动被人给看见,只得死命忍耐。

  “令贵妃娘娘,您是不是身体不适呀?要不要回宫休息?”

  一位颇受魏璎珞照拂的贵人担忧着开口。她心想,令贵妃娘娘又是脸红又是喘气的,显然是身子不爽。

  大殿内众人的视线都移到了魏璎珞身上。只见她身体软软地歪着,皱着眉咬着唇,似是十分难受。

  “本宫无事,只是……呜……有些不胜酒力。”

  众人应和着,移开了目光。

  富察容音的手向下移去,熟练地滑入。

  “呜!”

  “乖,张开一点,不要夹着。”

  湿润又炙热,富察容音喜欢这里紧紧地裹住自己的感觉。

  再滑入。进去,出来,轻轻捻捏,探索,水声清晰。

  魏璎珞好怕别人听见这声音,泪盈盈的双目逐渐模糊,她感觉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看着平时嚣张自我的令贵妃失态出丑。

  富察容音扶住她的身子,怕她支撑不住倒了下去。但看见她红润的双唇,紧锁的眉头,额上冒出的细汗,却忍不住欺负得更厉害了。

  无法听见平时那熟悉的甜腻嗓音却也是个遗憾。

  奏乐声逐渐加快,一首曲子已到了高潮处,众人听得聚精会神。

  水声愈发激烈,魏璎珞的腰弓了又弯,弯了又弓,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地“啊”了声,整个人摊在了座椅上。

  “呼……哈……”

  富察容音抽出手,两指一分,透明的液体被拉成了细丝。

  她点在魏璎珞鼻尖,“你的。”

  魏璎珞没有精力反抗,只是哼了一声,用含泪的双眸,撅着的小嘴无声控诉。

  富察容音笑了笑,把余下的全抹在了那通红的小脸上。

  宴会还在继续,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

  

  

  “看,令贵妃娘娘脸上是什么呀?”

  “不知道,是酒水吧?”

  “瞎说,酒水怎会粘在上面?”

  ……

      魏璎珞:……哼!

  

  

娘娘:歪?110么?这有个小孩不听话!
璎珞:#×@–~!(失去了电话头)



我画画是真的糟糕,但还是想画(╥╯﹏╰╥)ง

【令后】几种设定 5

13  老师×老师

  学生们都知道,付老师和魏老师的关系不好。二人见面都不会打招呼,甚至还要相互翻白眼。

  这几日学校查纪律,据说付老师专门没收了魏老师班上学生的零食,还甩在魏老师的办公桌上冷笑着嘲讽她。 第二天,魏老师也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了付老师。

  二位老师的关系坏到了这种地步。学生们唏嘘不已。

  办公室内。

  “欸,慢点吃慢点吃。”付老师擦了擦魏老师嘴角的巧克力酱,“又没人跟你抢。”

  “呜……现在学校管的太严了,连老师都不许带零食进办公室了……”魏老师狼吞虎咽,大口吃着付老师没收来的零食。

  “是啊,我们吃零食都不能尽兴了……”付老师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但是好在查得严,我们可以以嘲讽对方为由,抱着没收来的零食进对方办公室了。”

  “嘻嘻……对了,你喜欢吃柠檬薯片吧?我下次重点盯你班上的柠檬薯片。”

  “嗯,璎珞真乖……”

  “嘿嘿,要个抱抱……”

  

  二位老师没收对方班上零食的行为逐渐变得肆无忌惮。

  学生们苦恼极了,也不知她们的关系什么时候才能关系好点。

  

14  师父×徒弟

  昆仑山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但却出了个不孝徒。

  可师父偏爱,这不孝徒不管怎么犯错,师父都不重罚,搞得师兄师姐们都嫉妒不已。

  “诶,璎珞,你敢爬房顶,敢爬断崖,但有个地方你肯定不敢爬。”某个师兄决心激小师妹犯个大错。

  “噢?什么地方?”

  “师父床上——你肯定不敢。”

  “哼,我偏爬给你们看!”

  上钩了上钩了!师父最爱干净最注重隐私了,小师妹爬了她的床肯定会受重罚的。师兄师姐们心里偷笑。

  当晚,魏璎珞就在师兄师姐们的注视下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师父的房间。

  “师父,璎珞来爬床了哦。”魏璎珞骑在师父身上,戳了戳师父的脸。

  “哈……璎珞……是梦吧……”睡意朦胧的师父看向魏璎珞的眼神很是缠绵,“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嗯?师父?璎珞不热,不必帮璎珞脱衣服的。璎珞也不累,不必躺在床上。咦?师父你要是饿了厨房里有馒头,不必啃璎珞啊……”

  师兄师姐们左等又等也没等到师父发怒的声音,甚至也没等到师妹出来,只得扫兴归去。

  第二日。

  “哇!你们看师父的表情,好糟糕啊。”

  “师父脸好红啊,看起来好懊恼,怎么回事?”

  “小师妹呢?怎么没见小师妹?不会还在师父房里吧?”

  第三日。

  昆仑山发生了一件大事,师兄师姐们个个脸都很黑。

  因为,师妹变成了师娘。

  这下好了,某人更受宠了。 别说师父的床,师父的脑袋估计都敢爬。

  昆仑山大概永无宁日。

  

  “师父,我不用随师兄师姐们去练剑吗?”

  “不必。练剑很累,璎珞可以不做。”

  “可是……”魏璎珞拉过被子遮住红通通的脸,“在师父床上更累啊……”

  

  

  

  

  


【令后】没有名字 (十二)

  那晚过后,魏璎珞对富察容音的大腿表现出了很明显的占有欲,有事无事都要往上面一坐。富察容音对此没有丝毫异议,反而分外热情,糕点果脯都少不了魏璎珞的。 倒是傅恒,心里时时泛着酸,也不知在酸哪一个。

  把小豹子养成了小猫咪,富察容音摸摸魏璎珞的头发,心里莫名的自豪和愉悦。

  某天,当魏璎珞又当众一屁股坐到富察容音腿上时,富察容音投喂果脯的手忽然僵了一下。

  这丫头看起来不大对啊……富察容音放下果脯,细细打量着魏璎珞的脸。

  “嗯?”张着嘴却没有等来吃食的魏璎珞有些不满,扭了扭屁股,“你看着我做什么啊?”

  富察容音翻开魏璎珞的袖子,看了看她的小臂,又看了看她露在外面的脖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你看什么啊?我要吃东西啦。”

  富察容音没有理会腿上嗷嗷待哺的人,她扳过魏璎珞的身子,往她衣领里望去……

  “璎珞……”她犹豫着开口,神色严肃起来。

  “嗯?”魏璎珞歪着头,眨了眨闪亮的大眼睛。

  “你有多久没洗澡了?”

  “啊?”

  “你告诉我,”富察容音握住魏璎珞的双肩,盯着她的眼睛,“你,有多久没洗澡了?”

  “嗯……”魏璎珞想了想,“上一次洗澡好像是在西灵山上,那个……”

  “你下山这么久,还没洗过澡?”

  富察容音眉头皱得更深了,心想自己教过她饭前洗手饭后擦嘴、勤换衣服勤照镜子,却偏偏望了教这个曾经天天在山上打滚的山大王要勤洗澡!

  富察容音忽然严肃的神情让魏璎珞有点慌神。

  “没有啊,我为什么要洗澡啊?我、我又不脏。”魏璎珞伸出自己的手,“看,白的嘛。”

  “手是白的,那身上呢?” 富察容音动了动腿,想把魏璎珞放下来,“乖,去洗个澡。”

  “不要!”魏璎珞不肯挪窝,露出厌恶的表情,伸手去抓果脯,“我最讨厌洗澡了,我要吃东西。”

  “不行。”富察容音板着脸,拍下魏璎珞的手,把她从腿上拉下去,“不洗干净不许吃东西!”

  

  “不要啊!我不要洗澡啊!”整个富察府都回荡着魏帮主的声音。

  魏璎珞抱着树干不撒手,神色凶狠又悲切。小明在一旁吃着糖看热闹。身边的仆人想拉她,又都怕弄她,大小姐看起来可宝贝她了,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于是都不知如何是好。

  “小姑娘家哪有不洗澡的?”富察容音把她从树干上扒不下来,只得拧着她的耳朵,“这样脏兮兮的成什么样子?嗯?不听话就不要再吃猪肘子了。”

  “不吃就不吃!反正我今天就不洗澡!”魏璎珞知道富察容音不会真的弄痛她,所以胆子大得很,“而且你前几天晚上才说了,我不喜欢的你就不做,你现在要为什么逼我洗澡?说话不算数!”

  “那只是对上次那件事,其他事自然不做数。好了快去洗。”

  “什么?”魏璎珞眉毛竖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以为每件事都算的!”

  “谁跟你说的?”富察容音挑眉,“每件你不喜欢的事我都不做那还得了?” 那你还不早跑了,这怎么可以。

  “那我更不去了哼!”

  “好,”富察容音笑了一声,松开手,“那你以后也不要想往我腿上爬了。”

  “什么!怎么可以!”魏璎珞瞠目结舌,然后十分委屈的松开了树干。

  富察容音也愣了,她也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原来在魏帮主看来,自己的腿比猪肘子更重要吗?这可真是荣幸之至。

  

  魏璎珞终于还是钻进了浴桶,富察容音很是欣慰,自主忽略掉了屋里的人断断续续不满的嘀咕声。

  哗哗的水声传来, 想着脏兮兮的魏帮主此时正光溜溜的泡在水里,富察容音感觉茉莉花似乎都更香了。

  等等……光溜溜的……富察容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一丝奇怪的感觉涌了上来,脸上渐渐发热,隐约觉得自己应当回避,不该守在门外。

  正踌躇间,魏璎珞已经推开了房门。

  “洗好了。”她嘟哝着,拉了拉富察容音袖子,“这样总行了吧?”

  “……”

  “你怎么又看着我不说话?”魏璎珞戳了戳富察容音的脸,“站在这脸都热红了。”

  “太阳是有些大。”富察容音咳嗽了两声,让自己镇定下来,“洗好了啊?我看看。”

  “看吧!”魏璎珞穿着刚换好的衣服,大方地张开了双臂,像富察容音展示十分干净的自己。

  果然是白嫩嫩水灵灵的……富察容音怔怔地看着,刚刚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回来了,心里好像被猫挠了一下。

  树上的鸟喳了一声,富察府异常安静。

  容音姐姐怎么没反应啊?魏璎珞举得手都酸了,心里略微不满。但一看见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却又不知怎的心里一阵慌乱。

  这眼神……好像一个很挑剔的客人跑遍了整个菜市场终于找了一块满意的五花肉于是开始仔细欣赏肉的纹理一样。

  “诶?璎珞,你怎么变白了?”

  傅恒的声音忽然响起,二人一愣,都回过了神。

  “我以前是黑的吗?”魏璎珞皱眉。

  “没有,你以前就很白,只是现在更白了。”傅恒赶紧挽回,不想惹魏璎珞不高兴。

  “哼。”

  “璎珞,你是怎么变白的啊?”傅恒看着魏璎珞,脸上都是欣赏。

  “我啊,我……”魏璎珞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比较有面子。

  “她啊,”富察容音点了点魏璎珞额头,脸上已经是一片云淡风轻,“难得白净一回,也不知道这样那户人家愿意娶她?”

  “哈?”魏璎珞没料到富察容音会说这个,小脸立马拉了下来,“我不好吗?为什么没有人家愿意娶我?”

  帮主大人当真了,富察姐弟都没想到。

  “哼,再说,谁说我非要别人娶了?我一个人在山上多自在!”魏璎珞腮帮子鼓了起来,然后转身就走,像只被逆着摸毛的猫,“不和你们说了,我走了!”

  “姐,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啊?璎珞怎么会没人愿意娶了?” 傅恒很是焦急,质疑姐姐的眼光。

  “怎么?我说璎珞,为何你脸这么红?”富察容音温柔地白了弟弟一眼。

  “我没有,那是太阳晒的。”傅恒别过脸,也咳了一声,“其实,我也是可以娶……”

  “你不可以。”

  “什么?”傅恒呆了呆。

  “没事,”富察容音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也转身离开,声音渐渐远去,“总之,我是姐姐,有些事,应当……”

  傅恒这日想了很久,也没明白姐姐的意思。到底应当什么?

  

  

  

  

  

  


【令后】娘娘不在的一天

     自魏璎珞入了长春宫,皇后宫里便诸事顺利,偶有不顺也能及时化险为夷,皇后本人也是精神甚佳,连胃口都一天好似一天。

  宫中秘闻,这些都是皇后挼魏璎珞挼出来的。据说她整日把魏璎珞从头撸到尾,连头发尖也没放过,才换得自己好运连连。

  “璎珞,本宫就去一日,今晚便回,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不要惹事。”皇后拉着魏璎珞的手道别,其神情仿佛出远门的老父亲叮嘱第一次独自在家的小儿。

  “嗯嗯,奴才一定替娘娘守好长春宫!” 魏璎珞露出大白牙,拍着胸脯保证。

  皇后前脚刚走,长春宫众人后脚便围了上来。

  “诶,宫里的传闻……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了听说了,据说挼璎珞可以带来好运……”

  “之前璎珞总贴在娘娘身边,我们只能看着,现下娘娘已陪太后去诵经了……”

  “而且,上次璎珞把脑子摔傻了,现在还没恢复,想来应该没关系……”

  小宫女们盯着魏璎珞,目光灼灼。

  魏璎珞歪着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啊!……你们干什么啊?……住手啊!”

  小宫女们一拥而上,有的摸脑袋有的摸脸蛋,有的捏肚子有的捏胳膊,弄得魏璎珞哀嚎连连不住的挣扎。

  “没事的璎珞,摸摸又不会少块肉。”

  “大家都是同僚,好璎珞,把你的福气也让我们沾点吧!”

  “我们轻轻的,不会弄疼你的……”

  “明玉!救我啊!”魏璎珞拔出脑袋,大声呼救。

  明玉闻声赶来,看见这一幕气得跺脚,“天呐,你们在做什么?还不快住手!”

  趁众人的注意在明玉这,魏璎珞立马靠着自己纤细的身材从人墙中钻了出来。

  “快跑!”魏璎珞和明玉冲进了正殿,然后飞快的关上房门。

  二人长舒一口气,也不管外面的人拍门叫喊。

  “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传出去给咱们长春宫丢脸。”

  魏璎珞满脸通红的喘着气,衣服的盘扣也掉了一枚。

  “我也不想这样啊,她们一上来就摸我,拦都拦不住……”魏璎珞委屈吧啦的,“嘤嘤嘤她们怎么能这样,明明我只让娘娘摸的……”

  “好了好了,等下我去批评她们。”自从魏璎珞摔傻了,明玉便开始有了姐姐的风范。

  “而且把我肚子都摸饿了……”魏璎珞盯着小桌上的糕点,舔了舔嘴。

  “哎,吃吧吃吧。”明玉摆摆手,大方的把一盘糕点全推给了魏璎珞。

  魏璎珞欢天喜地的吃了起来,渣子掉了一地。

  明玉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忽然咕咚一声,咽了下口水。

  传闻……万一是真的呢?

  遭了,有点想戳魏璎珞的腮帮子,怎么办?

  咕咚。

  “明玉,你也想吃吗?我听见你吞口水了。”

  “额……不是,你吃吧。”

  或许挼璎珞真的能带来福气?他们都这么说诶……

  咕咚。

  “噢好……啊你干嘛你怎么也来啊!呜呜……你赔我衣服啊这是娘娘送我的!盘扣又掉了一枚!”

  “你别嚎啊别人听见了就不好了!”

  “呜呜娘娘救我!”

  魏璎珞东躲西藏,桌下床上,只要是能躲开明玉的地方都钻了一遍。

  “你别跑啊!你就把我当娘娘吧!”

  “不要过来啊你自个儿瞅瞅你哪点像娘娘了!”

  两人正闹得大汗淋漓,忽然听到门外一阵声音传来:“璎珞姑娘,贵妃娘娘有请!”

  两人咯噔一下,立马停了下来。

  明玉:完了完了挼不成了高贵妃来报复璎珞了。

  

     储秀宫。

  绿油油的高贵妃捏着下巴,轻蔑的瞥着魏璎珞,“你——是魏璎珞?”

  怎么连衣服都是坏的,长春宫穷成这样了吗?

  “贵妃娘娘明明早就认识奴才了,干嘛还这样问?”魏璎珞歪着脖子。

  “大胆!”

  “罢了,”高贵妃摆手,靠近魏璎珞,神秘一笑,“你可知本宫叫你来做什么?”

  魏璎珞皱着眉头思索,“嗯……吃藕粉丸子?”

  “呸!本宫是想——”

  “哇!贵妃娘娘,您这支簪子好好看啊,您带着真漂亮!”魏璎珞盯着高贵妃的发饰,眼睛闪闪发光。

  高贵妃愣了一下,尾巴立刻翘了起来,心想魏璎珞摔傻了,似乎说话要比以前要中听得多了。

  “呵,到底是奴才,没见过世面,也罢,赏了你吧。”高贵妃财大气粗的拔下簪子,心想反正也是要挼她的,先给点好处也不是不行。

  “谢谢贵妃娘娘!哈哈,这簪子正配我们皇后娘娘呢,娘娘带上一定比天上的仙女还好看!”魏璎珞举着簪子转圈圈。

  “你说什么?”高贵妃的脸立马绿得跟韭菜一样,一拍桌子,“芝兰,给我按住她!”

  “是!”

  “啊啊啊你做什么啊!”魏璎珞被按在桌子上动弹不得,惶恐不已,两只腿晃来晃去。

  “哼!本宫本来是要温柔点的,是你自己不知好歹,不要怪本宫现在不跟你客气。” 高贵妃恶狠狠地把手伸向了魏璎珞……

  “啊不要打我啊我什么都没做啊!……咦?也不要揉啊我啊!”

  高贵妃一会儿揪耳朵一会儿揉脑袋,弄累了就换只手。

  “富察容音挼了本宫也要挼,本宫怎么能输给她?倒看看你能给本宫带来什么好运。”

  “呜呜……皇后娘娘也不是这个手法啊,哪有这么粗鲁的……”魏璎珞咬着嘴唇,心想受这种罪还不如吃七碗藕粉丸子呢。

  “咦?那她是什么手法?”高贵妃挼璎珞的手一顿,难道自己使用方法不对吗?

  “呸,本宫干嘛要学她?本宫偏要自出新意!”

  “啊你怎么更用力了皇后娘娘救命啊!”

  ……

  

  “明玉,这都下午了,璎珞怎么还没回来啊,会不会……”珍珠很忐忑。

  “别瞎说!谁都知道皇后娘娘宠璎珞,高贵妃怎么敢谋害她?”

  “不不,我是说,会不会……被挼坏了?”

  明玉一愣,神情立马变得恐惧。璎珞现在跟个神兽一样,人人都想撸一把,的确有可能……

  这可怎么跟娘娘交代啊。

  “走,我们去储秀宫打听打听!”

  话音未落,便有小太监冲了进来。

  “明玉姐姐!听说刚刚李总管把璎珞带去了养心殿!”

  “什么?”不得了,璎珞可没少得罪皇上。

  

  养心殿。

  “魏璎珞,把脑袋伸过来。”皇上板着脸,看着下面疲惫不堪,差点被高贵妃挼废了的魏璎珞。

  “奴才不要。”魏璎珞瑟瑟发抖,但拒绝得异常坚定。

  “大胆!皇后是怎么教育你的?”

  “娘娘说过,要奴才离皇上远一点。”

  “哈。”皇上大气一笑,“皇后真是多心,竟担心朕会受你的勾引。无妨,朕最近有点咳嗽,快把脑袋伸过来。”

  “不要。”魏璎珞把被揉乱了的脑袋一缩,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心想我又不会治你的咳嗽。

  “为什么?朕就只摸脑袋!”凭什么皇后摸得高贵妃摸得朕就摸不得?

  “璎珞姑娘,你就遵命吧。皇上咳嗽好了还少得了你的赏赐吗?”李玉苦口婆心的劝。

  魏璎珞飞快的打着小算盘,“皇上身体好了生的病就少了,皇上生的病少了娘娘就可以少陪着皇上了,少陪着皇上就可以多陪着璎珞了,然后娘娘就可以和璎珞一起读书、赏花、游湖、睡觉……好啊成交!”

  魏璎珞大义凛然的伸出了脑袋。

  皇上居高临下的把手掌抚了上去。

  “皇上,要不您先洗个手吧?……啊别摇啊!”

  “魏璎珞我看你是傻得彻底难道朕的手脏吗?啊?”

  “呜……轻点,我不傻!娘娘说我全紫禁城最聪明!嘶……”

  

  夜晚,皇后归来。

  “明玉,璎珞呢?”皇后左看右看,也没看见璎珞蹦出来迎接。

  “额……”明玉神色尴尬,“在床上呢。”

  然后皇后就看见了瘫在床上,衣衫凌乱,顶着一头乱毛的魏璎珞。

  魏璎珞看见皇后,立马扑在她怀里。

  “娘娘啊……璎珞好苦啊……”

  魏璎珞抽抽搭搭的诉着苦,一把鼻涕一把泪。

  “什么什么……岂有此理……这还了得……”

  富察皇后心疼极了,心疼得轻轻地把魏璎珞撸了一遍又一遍。

  “皇上还说我傻……”魏璎珞委屈地告状。

  皇后怜爱地看着她,“傻孩子,你怎么会傻呢?”

  自那以后,皇后整治后宫,宫里多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未经皇后允许不得擅自挼魏璎珞。

  至于怎样才能得到皇后的允许,这就不得而知了。

                                                              (完)

      

 

  

   

       “皇后娘娘,这是臣妾新榨的西瓜汁。”

       “欸好好好,来璎珞,给人家摸摸脑袋。”

  

  

  

  

  

  

  

【令后】几种设定 4

10  公主×骑士

  善良温柔的容音公主是王国的骄傲,国家的所有骑士都愿意为她浴血奋战。

  但公主的身边只有一位骑士。

  那位骑士瘦小不堪,却在最危险的时刻保护了柔弱的公主,从而得到了公主的青睐,时时刻刻陪伴着公主。

  别说是本国的骑士们,就连邻国的王子都对那位骑士羡慕不已。

  毕竟,容音公主是那么的优雅美丽,温柔善良。

  

  公主的卧室。

  “喂,刚刚宴会,你是不是偷看邻国的公主了?”容音公主拧着骑士的脸。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骑士赶紧否定,手摆得飞快。

  “没有就好。”公主满意一笑,捏着骑士的下巴,“那你说,是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自然是您好看。”

  “哼!你没偷看怎么知道她长得没我好看?”公主往骑士腰间捏去。

  “啊?疼啊不要……”

  

  公主玩累了,拍拍骑士的脸,“我们出去骑马吧?”

  “是。”

  “嗯,那快走吧。”

  “公主……”骑士咬着被子,“我要先穿衣服才行。而且……您压着我,我起不来。”

  “啧。”

  容音起身,随意收拾了一下,又变成了那个温柔善良,让人仰慕的公主。

  而骑士心里却在悄悄流泪。说好的温柔善良呢?不仅不给自己发工资,还整日背着别人把自己捏着玩儿。

  ……还好公主的床足够软,不然这骑士当得也太辛苦了。

  

11  老师×家长

  家访中。

  付老师看着眼前的少女,犹豫着开口,“魏小姐,您的弟弟最近在学校不太听话……”

  “我知道嘿嘿。”

  “那——”

  “我比他更不听话!”魏璎珞蹦到了付老师面前,一把抱住,一阵狂蹭,“我可坏可坏了,最缺管教了,付老师不要对我客气。”

  “魏小姐,请你注意仪态……”付老师吓了一跳,无论如何都把怀里的人扒拉不下来。

  “其实自从上次家长会我就对你——”

  “魏小姐我是来家访的不是来听这些的,请你自重!”

  ……

  半个小时候,付老师挣脱,飞奔下楼。

  魏璎珞在窗口挥手,“付老师慢走!下次还来啊!你最喜欢的璎珞在等你哦!”

  付老师跑得头也不回,心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的你见鬼去吧最好现在就从窗口栽下来。

  

  半个月后。办公室。

  “付老师,小妹妹又来找你了啊,她是你妹妹吗?”高老师嗑着瓜子问道。

  “不是,学生家长罢了。下次见到她就撵出去。”

  高老师沉默不语。心想你说这种话的时候能不能先把小妹妹从腿上放下来。

  魏璎珞插嘴:“付老师最喜欢我了,舍不得撵我的。”

  “你闭嘴,烦死了。”

  高老师心想,嫌烦你就扔出去啊,你这样咬着别人耳朵捏着别人大腿算怎么回事?

  

12  西瓜汁爱好者×西瓜精

  夏日炎炎,富察容音在魏璎珞的床边堆满冰块。

  “容音,你这是……?”

  “天气好热,我想喝冰西瓜汁。”

  “噢噢,那你去喝吧。”

  ……

  “啊!”魏璎珞抱住自己缩在床角,“我是西瓜精不是西瓜汁啊!”

  “都一样。”

  “不一样!住手……哦不,住嘴啊!”